Jump to Navigation

追问生命

 ——读李鸣生《国家大事》

  清华大学学生包丽敏

  一本好书,应该让人从不同的角度读出不同的味道,并能给人一些可咀嚼的东西。李鸣生老师新近推出的长篇报告文学《国家大事——战略科学家蒋新松生死警示录》,正是这样一本书。

  《国家大事》以其独特的视角,讲述了战略科学家、机器人之父蒋新松的奋斗历程和非凡的人生故事。蒋新松的童年,生长在日寇侵华、民族遭难的年代,后又经历了病痛的折磨和政治的风风雨雨(曾被打成右派长达20年),真可谓一生坎坷,命途多舛!然而他却凭着坚定的信念和惊人的意志顽强地走完了他的一生,而且走得惊天动地,有声有色。阅读此书时,我的眼前总是晃动着一位朝圣者的身影,他在人世的沙漠中孤独地跋涉着,狂风、烈日、饥渴、困顿……任何一种困苦都足以成为阻止他前进的理由,但他只是抹把汗,喘口气,然后依旧一步一步地往前走着。他心目中的圣碑,便是国家二字——这是他入世后学会的第一个汉字,也是他整个生命的轴心。而正是国家这块圣碑,激活了他惊人的意志和巨大的生命潜能。

  应该说,《国家大事》给人的启示是很多的,而我从中读到的则是生命与信念。生命因信念而充实,信念因生命而有意义。我分明看到,蒋新松作为一个科学家,一个和你我一样的凡人,是如何实现了他生命的价值。生命价值这个话题似乎既沉重又陈旧,新潮的人们早已避而不谈,甚至不屑一顾。但我想这是一个与每个人的生命终生相伴的话题,只是有人是自觉的,有人是不自觉的。《国家大事》带着难以抗拒的魅力,把蒋新松对生命价值的追问特写般地推到了人们的面前,鲜明而又清晰,沉重而又潇洒。让我们不得不追问:生命的价值到底是什么?

  是的,每个人每天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活着,每个活着的人又都有自己的活法,多数人活着并不是没有追求,只是更多的是为个人奋斗。蒋新松同样有自己的活法,也绝难否认他就不为个人奋斗。但让人难以比及的是,他以个人奋斗为手段,以为国奋斗为目的,这是他生命的另一种境界,也是他更为广阔的人生。他的生命如同一颗被历史之河沉淀下来的石子,沉实、粗大、坚硬、有棱,撇尽浮华,尽显本色。作者将他的这种生活方式展现于世人面前,无异是一种昭示与呼唤,的确值得细细玩味——尤其是我们这些困惑于甚至不屑于探求人生道路和追问生命价值的年轻大学生们。

  《国家大事》还让我想到另一个困惑的话题是:个性。压抑已久的中国人终于有了大声呼喊个性的机会,于是“个性”便如浪潮般席卷而来,使人们越来越追求个性的表达。但什么是真正的个性呢?难道个性就是怪异的发型、新潮的服饰、冷傲的神情吗?就是随波逐流、自暴自弃、过把瘾就死吗?对此人们可能会给出无数种答案,蒋新松也用他66岁的生命留下了答案。他抱着坚定的信念,踏实、苦干而又充满锐气,一生从未停止过奋斗;他不贪高权,不求巨富,淡泊名利,拒绝诱惑,面对社会的喧嚣与躁动,依然我行我素;他善于用战略家的眼光和胸怀去审视、拥抱中国的高科技,并将自己的一生与祖国的事业紧紧维系在一起,用属于自己的生命形态为我们展示了他独有的人格魅力,从而成功地塑造了一个大写的自我。谁能说,他没有个性?!



Main menu 2

_shu | by Dr. Rad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