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重读朱自清

    很久没能如此平心静气读书了,也很久没能读到如此平心静气的文章,在看惯了如今的快餐式文学后,重新品读朱自清先生的美文《温静人生》,才忽然觉得世间文章纵有各色百种,最难得的仍是真诚和朴实。
         刚接触朱先生作品,往往会觉得他很普通,与常人无异,既非天才,又无富贵之气,话里话外透着农民般的质朴和诚实,就连他自己也承认:“我是大时代的一名小卒,是一个平凡不过的人。才力单薄是不用说的,所以一向写不出什么好东西,近年诗情枯竭,搁笔已久,我觉得小说非常难写,不用说长篇,就是短篇,那种经济的、严密的结构,我一辈子也写不出来。至于戏剧,我更始终不敢染指。”他把自己及所做的事情看得很简单很真实,不炫耀夸张,也不故作高深,他的散文也同他为人一样温厚朴素、平淡自然。正所谓心诚则灵,如果没有对人生的真诚和热爱,没有对情感的忠实和珍惜,怎么能写出如此出类拔萃的作品呢?
         朱先生留下了一大串脍炙人口的散文名篇,篇篇都是精品,这是一般散文家难以企及的。并且这些佳作都是他二十多岁写就的,其才情妙笔令人望其项背,自愧不已。惜时名篇《匆匆》写于24岁,轰动一时被评为“白话美文的模范”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发表时25岁,抒情别具一格的《温州的踪迹》作于26岁,经典短篇《背影》作于27岁,28岁写《执政府大屠杀记》,29岁写《荷塘月色》,1928年散文集《背影》出版,使朱自清闻名天下,此时他刚届而立之年。
        郁达夫评价朱自清:“他的散文,能够贮满一种诗意。”李广田评价:“他的作品一开始就建立了一种纯正朴实的新鲜作风。”这话一点都不过分,朱自清抒情散文自然出色,没有任何斧凿痕迹,读者只能把它作为一种纯朴美来欣赏,却不能拥有或描模朱自清认为文学作品的成功最大因由却在情感的浓厚,他的散文大部分借景生情,把感情编织进对事物景态的叙述描写之 中,《背影》是五四以来的散文名篇,广为流传,寥寥几笔白描,情深刻骨。《欧游杂记》和《伦敦杂记》也都以富有个性的细致描写见长,《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温州的踪迹》、《荷塘月色》则华美浓重,充满诗情画意。他看重感情,更善于珍惜和把握情感,抒情散文都能有感而发,又不瘟不火,可谓是浓妆淡抹总相宜,读之新鲜自然,如清风拂面,绿茶弥香。
      在《温静人生》中我还读到了朱自清晚年所写的一些杂感随笔,《论无话可说》、《老实话》、《论做作》、《论不满现状》、《论书生的酸气》都是由己及人,言古论今,发人深思。朱先生虽然一生颠沛流离、转徙无常,却非两耳不闻窗外事,他多次积极支持并参加抗议国民党反动统治及抗日爱国运动,呼吁和平,临终时还不忘嘱咐家人拒绝美援面粉,表现了高尚的民族气节,睹文思人,令吾辈肃然起敬,仰为观止。

    (《温静人生》何乃宁编/花城出版社1992年第1版)



Main menu 2

_shu | by Dr. Radut